黄冈中学廉洁文化进校园读本——廉政故事:八月清风
【字体:
黄冈中学廉洁文化进校园读本——廉政故事:八月清风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5-27
  这一刻,宋菊芳神情恍惚:冥冥之中是否有一只手在掌控着我的命运?

     三个月前,老同学何丽拖着她一起去庙里烧香拜佛求签时,她还取笑何丽身为政治教师竟然把工作调动寄托在神灵身上。但是宋菊芳在听到田本良校长的那一句话之后,她预感自己命中有福了。

    也就那一次,何丽拜佛后又花钱让庙里的一个俗家弟子看相。那人给何丽看着相,目光却扫向了宋菊芳,他说何丽福气不错,又说宋菊芳的福气更好。宋菊芳当下心里一喜,但转念一想却不禁长叹一声:我眼下这尴尬处境还算有福气?

     宋菊芳师专毕业分配到乡下中学工作了三年,父母七求八拜把她借调到城关的一个培训单位,但呆了三年,仍调动不得,而培训单位内部的混乱已让她看不到光明。二十七八的年纪了,走马灯似地相亲,她挑剔人家人家也挑剔她,高不成低不就。这两件事一直烦恼着她。尤其是工作问题。刚过完春节,她原单位的领导来电话催了,这一年再不正式调动就要她回原校。虽说她内心早已厌倦了这个培训单位,时常怀念乡下学校充实快乐的生活,甚至一度埋怨父母自作主张把她借调到城关,但让她回到乡下却无论如何都抹不开面子。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想办法调到城关的中学去。

     城关有五所中学。其中最好的是宋菊芳的母校——滨海中学,这是省一级重点中学。宋菊芳对母校怀有敬意,总觉得还不够资格进母校与自己的老师做同事。她选择了只有初中的知真中学,因为这所学校学风好,口碑不错,而且听说该校在这一年要扩班,需要招两个数学老师。宋菊芳托在知真中学工作的同学替她报了名。

     五月中旬,知真中学安排应聘教师上课。宋菊芳在上课之后充满自信。让同学帮忙打探了一下,得知名次排在前列。但她明白调动没有这么简单,不可能凭你一节课上得好就把你调进去。上课只不过是幌子。因为她曾多次耳闻,进城关某某中学需要送多少礼,似乎都已经有了行价。于是,在探定自己上课过关之后,宋菊芳就与父母想办法去走知真中学校长牟益力的后门。

     父母拎着礼品去找了老同事的女婿王平华,因为他在教育行政部门工作,经常与牟益力一起出差,称兄道弟的。没过几天,王平华回话过来,说自己找牟益力谈过了,不出意外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宋菊芳心里还是不踏实,她希望能当面听到牟益力的应承。可是打电话去问吧,显得不够尊重他;去他办公室问,又太唐突,而且这样莽莽撞撞地去见他,万一被他一口回绝,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上次一起参加开课的可有近十个人哪。

     此时,宋菊芳想到了在培训单位发挥余热的知真中学前任校长李明枫。李校长刚退休两年,他经常会在宋菊芳他们面前讲述自己如何把知真中学从一个破烂学校治理成现在颇有声誉的“名校”的辉煌历史。他还说过牟益力是他一手栽培的。于是,宋菊芳买了一些礼品,在一个月明之夜找到李明枫家。宋菊芳放下礼品时李明枫没怎么推却。宋菊芳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看着李明枫的笑脸,觉得这老头挺慈祥,内心不觉滋生出悔意,要是三年前直接调知真中学该多好,那时面对的就是李明枫校长了,看他这么和善,应该会公平公正处事吧。但走在回家的路上,宋菊芳回想起刚才的这个念头觉得自己有些犯傻。此一时彼一时,当官的在位与不在位可是两重天。李明枫在位时同样也是让人敬而远之的,这从他回顾的光荣历史便可知。宋菊芳不虚此行,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总算安定了些。因为李明枫让她终于下定了面见牟益力的决心。李明枫说:“我会帮你去跟小牟说一下。不过,你自己也应去小牟那儿当面提提要求。”宋菊芳说自己不认识牟益力不敢贸然前行,李明枫说:“年轻人,胆子要大一点,没有魄力可不行。”之后,宋菊芳从李明枫那里记下了牟益力家的电话号码和详细地址。

     这一晚,宋菊芳躺下许久却难以入眠。脑子里不停地盘旋着:买什么礼?选择哪一天?见了面该怎么说?

    四天之后,一切准备停当。宋菊芳在六点左右往牟益力家打了一个电话。在拨电话号码时,宋菊芳从话筒里听到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她既希望没人接听又担心没人接听,既希望只有他老婆在家又担心他不在家。只觉得这个电话的长音是从很遥远的地方飘过来的。终于响起了一个女声:“喂,你是谁?”“我是宋菊芳,请问牟校长在家吗?”“他在,你找他有什么事吗?”“噢,他在家就好。我想要今天晚上到你们家去一趟。李明枫校长已经替我跟他约过的。”“是李校长说过的,那你来好了。”放下话筒,宋菊芳长长地透了一口气。

     她赶紧拿上礼品,蹬车直奔牟益力家。幸亏这一夜多云,阴暗的道路迫使她专心应付路障,这一路骑得飞快倒没有丝毫紧张。直到站在牟益力家门口时,宋菊芳的心才又开始狂跳,但她不敢迟疑,因为担心在楼梯口站久了被人撞见,她深吸一口气,举手敲响了门。“吱呀”一声,门开处看到一张精心修饰过的脸。看样子她定是牟益力的妻子。“你好,我是宋菊芳。”“哦,你进来吧。”宋菊芳跟着她进了门厅,刚想脱鞋,牟益力妻子说在他们家不用脱鞋。宋菊芳在客厅入口靠墙处放下装着四条软中华和两瓶茅台酒的黑塑料袋。

     “你来这里坐下吧。”一个粗重的男声响起。宋菊芳直起身,看到一个粗壮的男子坐在客厅那一头的单人沙发上。没错,他就是牟益力,宋菊芳在知真中学的宣传橱窗里看过他的照片,还有上次开课时看见他坐在后面听过课。客厅的灯光比较暗,宋菊芳在靠近牟益力的三人沙发上侧身坐下。“你就是宋菊芳?课上得还可以。你原来在哪个学校?”牟益力问这话时拖着一点上扬的调。“我原来在西垟中学。”宋菊芳不敢把借调培训学校的事抖落出来。“你教了几年?带过几届毕业班?”牟益力两大眼球有些外突,宋菊芳被他盯得有些心慌,听这问题,心更慌了。“教了六年,毕业班带过一届。”宋菊芳想要尽快结束这谈话,她决定主动出击:“牟校长,我想问一下,我调动的事什么时候能够定下来?”“这个目前暂时还无法决定,不过你是我们考虑的人选之一。”“牟校长,其他学校我都没有去应聘了的,一心想进你们学校,希望你能照顾我一下。我希望牟校长在作出决定之后能尽早通知我,万一我进不了也好早一点另作打算。”宋菊芳一口气把储备在脑中的话倒了出来。牟益力依然面无表情地说:“我会考虑你的事情。你不要太心急,一般调动手续要到八月份才能办好。”“我希望能早一点确定能不能进你的学校。”宋菊芳脱口而出。牟益力慢条斯理地说:“事情可能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我也是希望早点解决问题的,但要真正决定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宋菊芳感到憋得慌,她赶紧起身说:“我知道了。谢谢你,牟校长。你一定很忙,不再打扰你了。”牟益力也站了起来。“牟校长,你不用送。我走了。”“好,你慢走。”宋菊芳快步走出了牟益力家门。她的心如这暗夜一般阴沉,牟益力的话让她感觉像是从他口中吐出的一阵阵烟雾,看着它在眼前飘,却怎么也抓不住。

     从牟益力家出来是六月十二日,宋菊芳的心就那么七上八下地捱到了八月二十四日。这期间,宋菊芳托好几拨人打听过,自己也硬着头皮打电话询问过,牟益力的回答总是既给她希望又不作定论。这期间,宋菊芳曾在街上遇到大学同学朱晓燕,五月中旬她也在知真中学应聘开过课。她愤愤地对宋菊芳说:“那个牟益力居然对别人说我人长得太小细,我从来没有听谁这样说过我。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校长,他是招教师还是招美女?!”宋菊芳应和着说了几句抱不平的话。虽然由于大学时不同寝室两人联系不多,但关系还过得去。宋菊芳一方面为少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而有点庆幸另一方面也真心地替朱晓燕出气,因为她内心隐隐地憎恶那张长着一双金鱼眼的面孔。后来听人说朱晓燕到滨海中学去应聘了。

     八月二十四日这一天,宋菊芳终于按捺不住了,一大早就赶到了知真中学校长室。牟益力正坐在校长室。宋菊芳这回不知怎的一点都不心慌了,她站在他面前,一气儿说开了:“牟校长,我好不容易让原来学校和乡镇盖了章,同意我调动,现在就等你这里给我办手续了。”“噢,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当初一班主任,再教两班数学课。不过,调动手续先不办,我们要考察你一年之后再办调动。”他这话让宋菊芳从沸点跌至冰点。“牟校长,我听说教委今年禁止教师借调。而且我今年从下面学校盖章出来时,他们说过了,如果今年调不走,今后三年内不准再申请调动了。反正你同意录用我了,就把我调动手续一次性办了吧。”“具体手续怎么办我再跟教委人事科协商一下。不过今年正式调你进来还是有难度的。”宋菊芳心想:有什么难度,还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但她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她只得说:“那我到教委人事科去问一问。”说罢,她扭头走出了牟益力的办公室,强忍的泪在她转身的刹那间奔涌而出。

     在去教委的路上,宋菊芳双眼迷蒙,满腔悲愤。但此时她竟恨起了自己,恨自己在高考填志愿后阻拦父母托关系走后门了。如果那时顺着父母去跟老陈伯伯说,让他去跟在省教育厅工作的女婿打声招呼,自己就不会从本科跌到专科,从专科跌到师专了。看着高考分数比自己低的同学一个个都上了本科,她不知有多后悔。其实老陈伯伯在宋菊芳高考之前就主动跟她父母说要帮她忙的,但她却自命清高地把这看作是走后门,是耻辱。现在为这调动经历的,才是真正的耻辱。

     没想到在宋菊芳穷途末路之时,在她去教委人事科的楼梯口,遇见了朱晓燕和黄旭,她俩正往下走。“宋菊芳,你来办调动手续啊?”“不是,我有另外事情。”这时,紧跟在朱晓燕和黄旭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开口了:“你就是宋菊芳?你在我们那里报了名为什么不来上课?”黄旭在边上插话:“这是我们学校的田校长。”宋菊芳心里一惊:他就是滨海中学的校长田本良?可能是母亲替自己在那里报过名。宋菊芳实话实说:“我怕自己上不好,不敢去上。”“我们还需要进一个人。你来试一试怎么样?”田校长微笑着说。宋菊芳犹豫不定:“我已经基本上定下来进知真中学了,如果去你那边上不好,被知真中学知道了,我可能就会两头空。”田校长淡淡地笑着:“你来上课,我保证替你保密。”宋菊芳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不能错过这大好机会,豁出去博一回。“好吧,我去试试。”田校长满脸笑容:“你明天下午两点半到我们学校教务处来,告诉你上课内容。后天上午到我们学校试教。”

     田校长他们走了,宋菊芳还愣在楼梯口。这一刻,宋菊芳想着冥冥之中是否有一只手在掌控着她的命运。在听到田校长的那一句“你来上课,我保证替你保密”之后,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的好运即将开始了。

     宋菊芳回家后得知果然是母亲托人在滨海中学替她报了名。滨海中学招聘开课时间晚,那时宋菊芳已经有希望进知真中学了,所以母亲也就没跟她提报名这事。宋菊芳把上午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对牟益力的做法感到非常气愤,说他肯定是嫌礼送得不够重。听到田校长让女儿去上课,便又兴奋地鼓励女儿好好准备,争一口气。宋菊芳打听到滨海中学一共招两人,目前已定下朱晓燕一个,因为来应聘的其他几个虽然荣誉不少,但田校长听过课后并不满意,所以另一个名额一直还空着。

     第二天午后下起了暴雨,宋菊芳冒雨赶到滨海中学教务处。从教务主任手中拿到了教材,明确了上课的内容。教务主任让她转天上午到初三(1)班上第三节课。

     那天上午宋菊芳提早五分钟走进初三(1)班教室准备上课,她看到教室后面已经坐着田校长、教务主任,还有其他五个不认识的老师。这阵势让她心慌,但一开口讲课后她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宋菊芳觉得这节课的四十五分钟好像比平常短一些。她目送着听课老师鱼贯而出,这时又听到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她走出教室站在门外的台阶上,有一种历尽劫难的虚脱感。

     太阳明晃晃地照着,她却感受不到八月骄阳的热力。走到教学楼前的操场时,她蓦地被一种物是人非的伤感所淹没,九年前在这里挥洒青春和欢笑的女孩,怎会料到今日的落泊。

     她漫步到了行政楼边上,看到田校长站在那里望着她,于是振作精神赶上前叫了一声:“田校长。”田校长带着笑意说:“你上课思路很清晰。后天上午你来学校参加全校教工大会好了。”宋菊芳怀疑自己听错了,用大拇指的指甲往食指上掐了一下。她这一刻出奇地冷静:“那我的调动手续怎么办?”“调动手续你不用担心,我来给你办。”宋菊芳迎着田校长的目光,看到了两汪澄澈的潭水,令她神清气爽。“那我怎么跟知真中学那边说呢?”宋菊芳心底漾起些许快意。田校长微皱了一下眉头:“你打电话给牟校长,就说他不给你正式调动,你想要到其他学校试试。如果他已经知道了,你就把真实情况告诉他好了。”

     宋菊芳行走在八月的艳阳下,四周的景物都在向她闪耀着光芒,内心的快乐鼓涨得她如同一只氢气球,那东边吹过来的一阵清风托起了她,去追逐飞翔之梦。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地址: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南湖路1号 电话:0713-8838888
湖北省黄冈中学主办 黄冈中学电教处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鄂ICP备12007430号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在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浏览 管理登陆

鄂公网安备 42110202000017号

回到顶部